【安全信息动态】澳大利亚、埃及、喀麦隆、美国

日晚发生连续恐袭,同属英联邦的澳大利亚警方与反恐情报部门也已加强“悉尼灯光节”期间的安保措施,如动用公交巴士、汽车和消防车作为临时路障,以保护行人安全,避免类似袭击。(来源:

【点评】悉尼灯光节(Vivid Sydney)是一个位于悉尼,具有身临其境的灯影变幻的户外年度灯光节。2016年5月27日至6月18日,灯光节延长展出时间至23个夜晚,共计超过230万人参与。

目前,澳大利亚遭受恐袭威胁级别属于“可能”等级,尚未收到针对悉尼灯光节的明显威胁,但因今年灯光节恰逢斋月(Ramadan),恐袭风险料高企。除悉尼外,南部相邻的维多利亚州(Victoria)首府墨尔本(Melbourne)中心地区安保措施也已加强,尤其是联邦广场(Federation Square)与维多利亚女王市场(Queen Victoria Market)周边地区。

根据以上预警信息与安全分析,建议驻澳大利亚及各东南亚英联邦国家(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新西兰、巴新等),尤其是澳洲东南部地区,中方人员与旅澳游客斋月期间谨慎或避免前往上述高危地区,减少与陌生人员接触,夜间避免单独出行,适度提高驻地与随行安保等级,减少在政府、军警服务设施、宗教场所、露天市场、大中型公交中转枢纽、西方人经常光顾的酒店、大型购物中心、文体娱乐场所、高档餐厅等人群拥挤公共场所的逗留时间,以免遭受影响。在外人员应随时留意当地媒体的最新报道,预计当地偶发性道路封闭禁行与安保措施加强,以及可能的暴恐袭击与局部动荡风险。如遇民众集会、群体,应迅速撤离。在外人员出行应预留更多时间,避免因交通中断而出现过度延误。同时,应严格遵循澳大利亚军警部门及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当前,埃及安全形势堪忧,恐袭风险持续存在。2017年5月31日,埃及东北部连接西奈半岛(Sinai Peninsula)与港口城市苏伊士(Suez)的艾哈迈德-哈姆迪隧道(Martyr Ahmed Hamdy Tunnel),埃安全部队查获藏匿爆炸物的一辆卡车。据悉,该卡车事发时正开往西奈半岛,违禁品系制造简易爆炸物(IED)的材料。同日,埃及西部沙漠巴哈里亚绿洲(Bahariya Oasis)地区,埃安全部队突袭邻国利比亚越境武装分子据点,遭自杀腰带爆炸袭击,3名警官与1名士兵死亡。(来源: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

【点评】埃及艾哈迈德-哈姆迪隧道(Martyr Ahmed Hamdy Tunnel)系世界上最大的隧道之一,从苏伊士运河河底通过,把尼罗河三角洲和西奈半岛连接起来。此批制造爆炸物的非法物资很可能系极端组织“国”(IS)埃及西奈(Sinai)半岛分支“西奈省”(ISIL-SP)所属。2017年5月5日,该组织领袖在加密消息平台Telegram发布的该组织内部周报Al Naba上警告,建议埃及在其即将发动袭击前,避免接近基督教宗教场所、政府机构、军警部队设施周边。

埃及与利比亚边界漫长且管控不善,成为走私武器和武装分子越境路线,近年来埃西部沙漠袭击事件频发。近期,埃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谴责利比亚受训2017年5月26日袭击满载基督徒的巴士车队,造成29人死亡。

鉴于以上既往事件与安全分析,建议驻埃及中方人员斋月期间避免前往北西奈省、南西奈省、尼罗河河谷与尼罗河三角洲以西地区,更应避免前往寺、基督教堂等各类宗教场所,尤其是科普特东正教会的教堂。建议驻埃中资企业员工与旅埃游客提高警惕,注意安全防备,避免接近政府机构、军警设施(尤其是安检站)以及其他人群密集场所,避免谈论社会、政治、宗教敏感话题,以免遭受影响。在外人员应随时留意当地媒体的最新报道,关注社交媒体各恐怖组织的最新动态与袭击警告,预计当地偶发性道路封闭禁行与安保措施加强、宵禁与紧急状态等情况,以及可能的暴恐袭击与局部动荡风险。在外人员出行应预留更多时间,避免因交通中断而出现过度延误。同时,应严格遵循埃及军警部门及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2017年6月2日,喀麦隆极北大区(Région de lExtrême-Nord)靠近尼日利亚边境的科洛法塔(Kolofata)一座平民营遭疑似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成员自杀式袭击,造成包括2名袭击者在内的至少11人死亡、30人受伤。

2017年5月26日下午,喀麦隆极北大区乍得湖(Lake Chad)南部马卡里镇(Makari)Boungour附近,尼日利亚武装分子越境袭击一处军事哨所,打死一名喀士兵、抢走数件武器并纵火烧毁该哨所。(来源: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

【点评】根据既往案例,本两轮袭击事件很可能系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所为。“博科圣地”不时在尼境内及邻国发动恐袭,造成大量人员伤亡。2015年2月,乍得湖(Lake Chad)流域委员会成员国和贝宁(Benin)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得(Yaoundé)宣布组建一支8700人的多国部队,以打击“博科圣地”,其中有多国部队驻扎于极北大区靠近尼日利亚边境的莫拉镇(Mora)。自2016年7月底,由尼日利亚、尼日尔、乍得和喀麦隆等国组成的多国联合部队在尼日尔-尼日利亚边境地区对其展开大规模清剿行动。但近年来,极北大区不断发生恐袭事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

2017年5月10日前后,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头目阿布巴卡尔-谢考(Abubakar Shekau)再度现身发布新视频,宣称自己及部属均健在,并威胁要在尼境内及周边展开新一轮杀戮。此前,谢考曾抨击乍得湖地区(Lake Chad)国家在多国联合特遣部队(MNJTF)协助下大力打击其组织。当前,斋月(Ramadan)期间,该组织越发活跃,预计未来数月尼日利亚全境及喀麦隆等乍得湖周边邻国恐袭、绑架劫持事件将不断增加。

综合以上安全分析,结合有关情资,建议各中资企业与在外人员近期谨慎或避免前往喀麦隆极北大区及喀麦隆等乍得湖周边邻国等高危地区,尽量减少在政府、军营设施、外交使馆、宗教礼拜场所、学校、集市、难民营地、公交枢纽、周边地区等人群密集公共场所逗留的时间,密切关注当地安全形势,提高警惕,留意驻地周边异常情况及可疑人员,适度提高安保等级,注意安全防备,做好绑架袭击应急预案。中方人员应提前购买人身和财产保险,引入绑架勒索预防危机管理解决方案,尽可能减少人身伤害与财产损失;在外人员应预计偶发性局部交通中断与安保措施加强,注意当地可能的抗议、武装冲突、暴恐活动与社会动荡风险。同时,应严格遵循喀麦隆军警部门与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美国:莱姆病(Lyme disease)2017-2018年或大爆发,疫情风险提前预警

2017年6月5日获悉,近期科学家预测,2017-2018年,莱姆病(Lyme disease)病毒或在美国大爆发,而且该病毒目前尚无有效疫苗。体积极小的蜱虫(Tick)是莱姆病主要携带者,一旦盯上人的皮肤,就会长期受到病痛折磨。(来源:iCover全球安全研究信息数据库)

【点评】既往记录显示,美国逾半数州都出现莱姆病,其中,东北部各州和中部五大湖周边地区尤其严重。莱姆病的折磨少则半年,多则几十年,最让人不安的是目前并无有效疫苗。曾经使用的防治疫苗早在2002年就被市场淘汰。目前,法国正研究一种新型莱姆疫苗,但仍在试验阶段,想正式投入市场至少需要6年。

莱姆病(Lyme disease)是一种以蜱虫(Tick)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由伯氏(Burgdorferi)疏螺旋体所致的自然疫源性疾病。莱姆病最主要临床表现为神经系统损害,包括脑膜炎、脑炎、颅神经炎、运动和感觉神经炎等。早期症状为7到14天内皮肤慢性游走性红斑,以后出现神经、心脏或关节病变,还会伴随感冒、头痛、发烧、全身疲劳、寒颤、恶心、呕吐、头部僵硬、肌肉疼痛及淋巴腺肿大等症状。通常在夏季和早秋发病,可发生于任何年龄,男性略多于女性,青壮年居多,与职业相关密切,以野外工作者、林业工人感染率较高。

蜱虫通常寄生在动物上,通过动物移动来传播。蜱虫体积极小,幼虫只有1到2毫米,和蚊子一样必须靠吸血维持生存。蜱叮人后可引起过敏、溃疡或发炎等症状,更为严重的是蜱可传播多种疾病。已知蜱可携带83种病毒、14种细菌、17种回归热螺旋体、32种原虫,其中大多数是重要的自然疫源性疾病和共患病,如森林脑炎、出血热、Q热、蜱传斑疹伤寒、野兔热等。

有关情资显示,莱姆病在美加华人中发病率近年增加,系大多数华人对其缺乏认识所致。鉴于以上疫情预警与风险分析,建议驻美国与加拿大南部中方人员增加了解,提早防范,中资企业对员工加大该病防治宣传,尽可能避免与蜱虫接触的环境。在外人员前往茂密树草丛生,最好穿浅色长裤长袖,全副武装;回家后仔细检查身上是否有蜱虫,不能放过身上任何一个细节;在公园散步或者户外活动后最好两小时内能洗澡,以及时冲掉身上的蜱虫。一旦被蜱虫叮咬,千万不可生拉硬拽、强行拔除,也不能用手指将其捏碎。应该用酒精、煤油、松节油涂在蜱虫头部,或在蜱虫旁点蚊香,把蜱虫“麻醉”,让它自行松口;或用液体石蜡、甘油厚涂蜱虫头部,使其窒息松口,避免其口器断裂残留于体内,并用肥皂冲洗叮咬处,以降低感染机会,随后立即就医治疗。建议在外人员提前购买相应人身医疗保险。同时,应严格遵循美加两国卫生部门与政府有关禁令,并听从当局发出的最新指示行动。(来源:安库风险信息公司)

(本文及文中图片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及本行观点,均来自网络)来源:走出去服务港

工银专融(Id: ICBC_globalfinance),致力于以专业高效的综合服务、全面迅捷的信息资讯和开放互动的金融平台,助力“走出去”和“一带一路”,打造一流的跨境投融资服务品牌!投稿或其他事宜,请联系:

竞彩足球周三004推荐:澳大利奥 VS 埃及奥

先来看澳大利亚国奥方面,从本届东京奥运参赛的阵容名单来看,澳大利亚国奥的名单中只有迪伦-瑞安、纳亚里宁、奥图尔、普尔绍4人效力于澳大利亚国内的A联赛,其他队员均在欧洲踢球,包括曼城外租的阿尔扎尼、帕德博恩新援艾尔代尔等,整体实力还是很不错的,从前两轮的比赛来看,澳大利亚国奥先是完胜阿根廷,随后面对夺冠热门西班牙也能够与对手抗衡至最后一刻,整体表现还是很出色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澳大利亚国奥在稳定性方面很差,毕竟过去6场赛事他们输足了5场之多,最后一战还需看他们临场发挥。

埃及国奥队虽然在小组当中名气不大,但韧劲却很足,首轮顽强逼平西班牙队,次轮又与阿根廷国奥恶战了一番,两场比赛下来只有1个失球,实属难得,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上轮输给阿根廷,这只是埃及国奥队近13场比赛以来的首场败绩,足以看出这支球队的稳定性之强,不过埃及队也存在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锋线火力严重不足,由于萨拉赫缺阵,球队两战下来依然一球未进,在最后一战必须赢球才有机会出线的背水一战情况下,就看埃及队能否找到解决之法了。

两支球队都在第二轮吃到败仗,且都存在各自的优劣之处,同时这场比赛双方都需要全力抢分出线,因此不可避免地会上演一场恶战,不过就灵西我个人认为,还是倾向于埃及国奥不败,毕竟他们在韧劲和防守层面更胜一筹,另外,数据方面对于阵容实力占优的澳大利亚国奥队也并没有给予足够的让步,且早早处于高位状态,胜平负数据方面也有意下调平局和客胜数值,综合多方面的数据来看,此役埃及方面抢分的可能性不小。

澳洲现古埃及文字4600年前埃及王子来过?古人智慧超乎想象

澳洲悉尼北部的Gosford地区,有一组令人费解的古埃及风格象形文字。从1900年开始就有Gosford地区有奇怪摩崖石刻的传言,直到1950年一对夫妻为了寻找丢失的狗闯入这个地区,才发现摩崖石刻的250个象形文字,跟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蜜汁相似。吊诡的是,除了文字,上面还有古埃及神灵阿比努斯的画像。

What?古埃及和澳大利亚,一个在北半球一个在南半球,两者之间隔着一个印度洋,这组摩崖石刻被证明是4600年留下的,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来有人破译了这组象形文字,这些石刻记载古埃及一位王子远征澳大利亚并且死在那里的事情。真够匪夷所思,可是有人确信不疑。一名叫Ray的业余考古学家认为,这名远征澳洲的古埃及王子,就埋藏在Gosford地区。昆州北部Cairns的一座叫Walsh’s Pyramid的山下面,隐藏着一座金字塔,它就是这位王子的埋骨之地。

Ray的说法虽然没有得到权威认证,但是Gosford地区摩崖石刻已经被认定是古埃及文字。况且,澳洲曾经有一个疑似金字塔的物体在昆州中部的Gympie,虽然现在已经被拆毁了,但是从老照片看上去的确是有金字塔的形制。

在4600多年前,埃及人早就来过澳洲?这大大颠覆了公众的认知,世人都普遍认为澳洲是英国的探险家詹姆斯·库克发现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或许早在库克船长驾驶奋进号登陆澳洲之前,4600多年埃及王子就驾驶太阳船来过?都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揭开了近代地理大发现的序幕,从15世纪开始欧洲人用引以为傲的航海技术,证明了地球是圆的。在蒸汽机发明之间,难道古埃及人竟然有如此高明的航海技术 ,横渡印度洋而来?

这听起来像天方夜谭的事情,也并非是没有一点可能。不要小看了古代人的智慧,既然古埃及人能留下依靠现代科技和机械施工也难以完成的金字塔,那么说不准也掌握了能够穿越印度洋的航海技术。

古人的交通行动能力,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弱。或许在麦哲伦环球航行、哥伦比发现新大陆之前,世界各大洲之间已有零星的交流活动。古代中国人认为天圆地方,古代欧洲人认为大地是一个平面,在往前古希腊人认为海的尽头站在一个拦路的巨人,古代巴比伦人认为地是圆的。要知道,苏美尔人和古埃及人创造了最早的世界文明,由于年代久远,这两个族群几乎消失在历史深处,他们的历史文献史籍也几乎湮灭不见。除了金字塔,古埃及人还创造过怎样的奇迹,这是留有很大想象空间的。

古代人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智慧,其实比现代人高明。一般人认为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绸之路,中国和中亚、西亚乃至罗马才有交流。其实并非如此,早在汉武帝打通河西走廊经营西域之前,中外的商业交流活动就是有迹可循的。比如,在妇好墓中出土了和田玉,证明商朝时中原和西域就有了商业往来;比如奥地利考古学家曾在一具古埃及二十一王朝的女性木乃伊身上发现了丝绸。古埃及二十一王朝大约在公元前1090年—公元前945年,比汉武帝的时代整整早了一千年。这证明了至少早在公元前945年之前,中国和古埃及就有了至少商业上的交流;再比如,凿空西域的张骞回朝复命,曾经跟汉武帝汇报说在大夏时见蜀布、卭竹杖,问了才知道是从身毒国流传过去的,身毒国就是今天的印度。蜀布、卭竹杖能出现在大夏说明了什么?在汉武帝有意识经营之前,商人们早就出走了一条从四川盆地经缅甸到印度的“西南丝绸之路。”

在蒸汽机发明之前,中东商人依靠季风,驾驶帆船到达中国。第一年的9、10月份离开波斯湾,乘东北季风抵印度和马来,再乘南季风航行广州。在广州度过夏季之后,再乘东北季风返回马六甲海峡,穿过孟加拉湾,次年回到波斯湾。这样来回的航程历史一年半,活动的范围在北半球今天的阿拉伯海、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和中国海。如果4600年那位埃及王子带着他的船队,从阿拉伯海到孟加拉湾,不进入马六甲海峡而下南下印度洋,可不就是到达澳大利亚北部了吗?或许那位古埃及王子的船队是误打误撞被洋流送到南半球的,他并不愿意埋骨他乡,只是再也回不去埃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