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本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后可向以色列售武

报道称,根据新修改后的武器出口三原则规定,日本禁止向“争端各方”出口武器。但日本政府官员则称,“争端各方”的是指“发生了武力攻击、为维护或者挽回国际社会的安全与和平,联合国安理会采取措施的对象国”,并举例称,“例如海湾战争时的伊拉克等国”。

日本“武器出口三原则”始于1967年,指日本不得向社会主义国家、联合国决议禁止的国家、冲突当事国出口武器。1976年该原则适用范围扩大,事实上全面禁止了日本武器出口与研发合作。

不过,“二战”结束后,日本只是无奈接受“和平宪法”,军力及对外军事行动受到严格限制。但此后,日本不断通过打“擦边球”,企图实现“军事正常化”,即在客观上成为其安全政策之目标。(实习编译:张栋博 审稿:王欢)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法制战机助以色列打赢六日战争

对许多时刻面对“生存与毁灭”课题的国家而言,制空权是不容失去的权力。正是这个原因,才促使诸多资源有限的国家极力寻求“绝对权威的空中力量”。在中东,国土面积仅3万平方千米的以色列却是令周边阿拉伯国家“既恨又怕”的“军事大国”,因为它拥有一支超强的空军力量,而以色列空军的威名就是在短短六天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树立起来的。

苏联于1948年就承认了以色列,并在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向其提供武器,两国关系一度极为亲密。但在1960年克格勃间谍发现以色列搞秘密核开发后,苏联感到问题严重,因为以色列离苏联南部边界不到500千米。苏联曾通过外交途径向以色列施压,要求其同意在中东建立无核区,但以色列一口回绝,这引起苏联强烈不满。苏联转而支持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希望借阿拉伯国家之手解除以色列的核武装。

1966年1月,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访问埃及,向埃及总统纳赛尔通报以色列发展核武器的情况,并表示苏联愿意为埃及提供“核保护伞”。三周后,埃及总统纳赛尔便公开表示,如果以色列研制核武器,埃军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

1967年4月7日,以色列战机击落了6架叙利亚战机。苏联趁势向阿拉伯国家提交了一份假造的“绝密材料”,宣称以色列在叙利亚边境集结了13个旅,这个消息使埃及与叙利亚共同采取战备行动。

5月16日,埃及动员10万大军和1000辆坦克开进西奈半岛“缓冲区”,迫使联合国部队撤出;22日,埃及宣布封锁蒂朗海峡,使以色列船只无法进出红海。25日,埃及国防部长伊斯梅尔访苏,他告诉苏联埃及轰炸机已作好空袭以色列的一切准备,要求苏联也确定对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具体日期,但苏联领导人断然拒绝了埃方的要求。埃军空袭以色列的计划因此被推迟。30日,埃及、叙利亚和约旦三国缔结共同防御条约。至此,阿拉伯联军有机会在半小时内将以色列一分为二,更致命的是,阿拉伯国家的战机总数达到750架左右,超过以色列战机数量的两倍。

在战云密布的危急时刻,以色列内阁会议于6月1日任命人物达扬担任国防部长。4日,以色列总理埃希科尔决定派出“空军敢死队”,实施先发制人的攻击,消灭埃及、约旦和叙利亚的空中力量。

1967年6月5日,在留下12架战机用于本土防空后,以色列空军将其余184架战机全部投入对阿拉伯国家25个空军基地的突袭。

以色列当地时间7时10分,第一波40架战机从特拉维夫和中部基地起飞,之后每10分钟出动一个波次(40架)。为避开埃及和约旦雷达的探测,这些战机先利用萨马利山和朱第安山作掩护,向西飞往地中海,在离海面10米的超低空飞行,然后机群转向东南,进入非洲大陆,飞行高度提升至20米,最后从西面接近目标。在首轮空袭中,装备法制“幻影Ⅲ”战斗机的以色列空军第101中队负责打击苏伊士运河周边的机场,以及开罗以西的基地,同时为攻击机群护航。

值得注意的是,以军首轮空袭的时间选择也颇费一番心机8时45分,以军机群抵达目标上空,而埃及空军的早班交接时间是9时。此时,埃及巡逻战机返航加油,雷达室则忙着填写值班记录,埃及空军的对空警戒能力大幅削弱。

随着刺耳的呼啸声,大批以色列战机在百米低空掠过,一串串炸弹落下,停机坪上的埃及战机先是被击中起火,进而引爆油料弹药,整个机场顿时如同地狱一般。

在埃及的阿布希里基地,来自以军第101中队的16架“幻影”战机完成炸弹后便爬高盘旋,掩护“秃鹰”轰炸机投弹。1架以军“幻影”战机突然发现远处有1架埃及的“伊尔-14”运输机,遂留下僚机掩护轰炸机执行轰炸任务,自己直扑“伊尔-14”。当距“伊尔-14”仅几千米时,以军战机又发现1架埃及“米格-21”战机朝自己飞来,便暂时放弃追杀“伊尔-14”,转而对付这架“米格-21”。可是,在将“米格-21”击落后,“伊尔-14”却找不到了。

以军机群返回后,以色列军事情报局的人员却找到第101中队的指挥官,对他说:“你们知道那架逃走的运输机里坐着谁吗?是埃及陆军司令阿密尔元帅和他的幕僚!”这不啻于晴天霹雳,一条大鱼就这样溜掉了,真是一念之差呀!

以军首轮空袭结束时,埃及空军损失了197架飞机,6个基地陷入瘫痪,16座雷达站被毁。当地时间9时34分,以军又出动164架次飞机,集中打击埃及轰炸机基地。

以色列空军的突袭使整个阿拉伯世界都陷入“消灭以色列”的巨大狂热之中,叙利亚、约旦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仓促加入这场战争。约旦国王侯赛因接到埃及总统纳赛尔打来的电话:“大量以色列飞机被击落,埃及部队正在穿越内格夫沙漠,将在耶路撒冷郊外的希伯伦山与约旦军队会合。”可事实上,数百架埃及战机变成了冒烟的废铁!

6月5日11时左右,叙利亚派出俄制“米格-17”战机轰炸以色列北部农庄,而约旦则用英制“猎人”战机和M114榴弹炮袭击特拉维夫附近的卢德机场,试图掐断以色列与欧洲的“空中走廊”。但因事先准备不足,且战争意志不坚决,叙约两国的空袭规模很小,几乎没有取得实质效果。以色列空军迅速作出反应,派遣战机编队攻击了安曼和马弗拉克基地,将约旦空军主力击毁在地面。不过,约旦的“猎人”战机也击落了1架以军轰炸机。

为了围剿约旦“猎人”战机,以色列空军从埃及前线中队的数架“幻影Ⅲ”。5日14时17分,2架“幻影Ⅲ”在纳布卢斯上空截住1架约旦“猎人”,兴奋的以色列飞行员发射数枚“蜻蜓I”型空空导弹,却被约旦飞行员全部躲过,还差点用航炮打伤1架“幻影Ⅲ”。

正当第119中队忙于同约旦“猎人”斗法时,另一支“幻影Ⅲ”部队(第117中队)也没闲着。从6月5日下午到战争结束,该中队持续保持对叙利亚各空军基地的压制,目的是彻底清除叙军“米格-21”飞机的威胁。当轰炸叙利亚境内的达米尔基地时,“幻影Ⅲ”需携带3个外挂油箱,并且还要爬升到7600米的高度,躲开叙军高射炮。

在6月5日的战斗中,以色列空军战绩骄人,击毁埃军飞机240架、叙军飞机45架、约军飞机16架,自己只损失13架飞机。此时,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等国的空军已支离破碎,但他们并不想放弃战斗。

6日,埃及派出“苏-7”攻击机试图阻击向西奈半岛急进的以军装甲部队,以军第101中队出动4架“幻影Ⅲ”拦截,一口气打掉5架“苏-7”,埃军行动失败。同一天,以色列情报机关向内阁提交情报,称阿拉伯国家联盟正策划向埃及和约旦提供支援,直接证据是伊拉克总统与约旦国王的一段电话录音。

于是,以色列国防部长达扬命令将伊拉克空军基地纳入攻击范围。以色列空军第119中队奉命出动4架“幻影Ⅲ”,掩护4架“秃鹰”轰炸机空袭伊拉克西部的H-3空军基地。结果,以军战机编队轻松躲过伊拉克“猎人”战斗机的拦截,将停放在H-3基地的8架“图-16”轰炸机和8架“安-12”运输机全部摧毁。不过,由于以军的“秃鹰”轰炸机载弹量有限,以军飞行员放过了地面上的一队军车。事后证明,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因为这些军车中坐的是从约旦赶来的飞行员。

眼见伊拉克人不经打,以色列空军的胆量更大了。7日,第119中队再次接到任务,以2架“幻影Ⅲ”配合4架攻击机再次空袭H-3基地。以军认为伊拉克基地已经严重受损,这次空袭不会遇到太烦,便决定让“幻影Ⅲ”也携带炸弹挂架,以便加大对H-3基地的毁伤。

然而,以军战机刚进入伊拉克境内,便被地面雷达发现,由约旦赶来的4名飞行员立即驾驶伊拉克“猎人”战机升空,在7600米高度盘旋待战。当以军战机赶到H-3基地上空,准备发起攻击时,4架“猎人”从高空扑击而下。1架携带炸弹的“幻影Ⅲ”被当场击落。

不过,来自约旦的飞行员虽然悍勇,但依然无法改变战争的结局。以先进的“幻影Ⅲ”战机为核心的以色列空军始终掌握制空权,掩护陆军所向披靡。到6月10日叙利亚宣布停火时,以军占领了加沙走廊和埃及西奈半岛、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和戈兰高地等大片土地。

在6天的战斗中,以色列空军击毁敌方飞机452架,自己仅损失46架,如此高的战损比在世界空战史上都是空前,法制“幻影Ⅲ”战机功不可没。顺便说一下,由于以色列率先发动战争,惹恼了法国总统戴高乐,他为了避免遭阿拉伯国家的石油禁运,宣布对以色列实行武器禁运,不再为以色列战机提供后勤保障,最终导致以色列的军事装备逐渐转入美制装备的体系。

日本防卫相与外相呼吁以色列不要对伊朗动武

中新网2月17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防卫相田中直纪16日晚在防卫省与以色列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巴拉克举行了会谈。田中就伊朗被指开发核武器一事表示,“日本和国际社会一样感到深刻担忧”,并在此基础上强调,“必须通过外交、和平的手段解决”。报道称,鉴于以色列表态或对伊朗进行军事攻击,田中的此番发言似乎是希望以方不要轻举妄动。

双方还就伊朗可能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等局势恶化问题交换了意见。巴拉克之后与外相玄叶光一郎共进晚餐并举行了会谈。玄叶说:“选用军事手段不仅会给伊朗落下口实,还可能导致阿拉伯世界团结起来对抗以色列,对以色列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

巴拉克在与田中会谈时还表示:“国际社会有必要团结起来采取严厉措施”,呼吁日本也参与制裁。双方还就巴勒斯坦和平问题及叙利亚问题等展开了讨论,确认日本自卫队和以色列军在各层面开展交流的重要性。此外,双方一致认为将继续关注朝鲜局势。

日本警告以色列勿对伊朗动武 称或加剧地区动荡

玄叶光一郎警告称,以色列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不仅会使其加快核研发,还将加剧地区不稳定局面,而这将威胁到以色列的安全。玄叶重申,日本非常关注伊朗核问题,国际社会正向伊朗施压,伊朗与六大国恢复会谈就是这种压力的成果。此外,玄叶还就日本已减少从伊朗进口原油的情况进行了介绍。

玄叶光一郎此行还与以色列副总理兼外长利伯曼举行了会谈。利伯曼称应对伊朗问题的“所有选项都摆在桌面上”。

玄叶在与利伯曼的会谈中就停滞不前的巴以和谈指出,以色列在占领区修建犹太人定居点“与国际社会的努力背道而驰”,希望以方全面停止这一行动。他还希望以方为日本主导的约旦河西岸工农业开发构想提供合作。利伯曼称“巴勒斯坦方面事实上处于分裂状态,无法直接进行谈判”,重申确保以色列的安全最为重要。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1972年日本赤军喋血以色列机场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9日 10:15进入复兴论坛来源:环球网手机看视频

本文摘自:环球网,作者:雷严,原题:《1972年,日本赤军喋血以色列机场》

美国一联邦法院日前宣判对朝鲜处以3亿美元罚款,该法院称朝鲜情报部门1972年曾帮助日本赤军组织袭击在以色列的美国人。当年5月30日,3名日本赤军成员在以色列卢德机场(现本-古里安机场)发动袭击,造成上百人伤亡。这一袭击行动震惊了全世界,赤军也由此成为与意大利红色旅、爱尔兰共和军齐名的国际恐怖组织。

日本赤军是在20世纪60年代全球左翼的大潮中形成的。当时,一些激进的日本学生团体站在的前列,要求社会和政治革命。同时,社会主义阵营的中苏关系恶化,日本国内左翼势力内部不断分裂,以大学生为主的一些势力发起“新运动”。1969年5月,“新”中极左的一支———“者同盟赤军派”成立。

该组织的负责人是京都大学的盐见孝也,由他任议长。另外还选出“政治局成员”7人,“中央委员”24人。“赤军派”的主要目标是:通过革命在日本成立作为世界革命最高司令部的党和军队,在革命后的日本和作为革命最主要敌人的美帝国主义之间进行“环太平洋革命战争”。他们认为,“不能只在日本国内进行革命,应该把革命战争的火焰烧到海外,到反美斗争的最前沿去改造自己,改造世界。”而被他们视为“反美斗争最前沿”的莫过于朝鲜半岛、印度支那和中东。

1970年3月31日,9名“赤军派”成员劫持了从东京羽田机场飞往板付机场的日航航班,降落在朝鲜美林军用机场。4月4日,朝鲜发表声明:“从人道主义的观点出发返还机体及乘务人员。”至于“赤军”人员,朝鲜以“继续进行必要调查”为由,允许他们滞留朝鲜。

劫机事件后,“赤军派”遭到日本警方严打,主要干部大都被捕或被通缉。1971年2月,以奥平刚士和重信房子夫妇为首的几名“赤军派”成员来到黎巴嫩,并得到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简称“人阵”)的保护。他们在受叙利亚控制的黎巴嫩贝卡谷地设立基地。最初,该组织被称为“阿拉伯赤军”、“赤军派阿拉伯委员会”,不过很快该组织就从“赤军派”独立出来,成为人们熟知的日本赤军。

资料显示,1971年底,在贝卡谷地接受各类游击战及“特种攻击”训练的日本赤军成员有40多人。在此期间,重信房子和“人阵”政治委员卡纳法尼还进行了全面的政治教育工作,强调“不流血的斗争是不可能成功的”,教育大家“跳出民族主义的圈子,成为国际主义者”。

为了“崇高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斗争”,1972年4月,奥平刚士主动向“人阵”哈巴什请缨,为两年前丧生的“烈士”阿圭略报仇。后者在1970年9月6日试图劫持从比利时起飞的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班机时被击杀。考虑到过去没有任何黄种人卷入阿以冲突,哈巴什感到让“赤军”出马可能有突袭之效,因此表示大力协助。经过十几天的筹划,“人阵”负责海外行动的瓦迪·哈达德制定出代号为“迪尔·亚辛”的自杀式袭击行动计划,参与者是奥平刚士和另两名赤军成员安田安之、冈本公三。

在哈达德安排下,三人化装成游客,搭乘从罗马起飞的法航132航班前往特拉维夫。5月30日,飞机抵达卢德机场。由于这里曾多次遭受过袭击,因此以色列设置的安检力量相当强大,但他们没有注意这三名长着亚洲面孔、穿着保守、拿着细长小提琴盒的旅客。晚上10时30分,当从航班上下来的乘客进入海关检查通道时,三名“日本游客”突然打开小提琴盒,组装好锯掉枪托的捷克造Vz-58突击步枪,向在场的旅客和机场工作人员扫射,整个机场顿时陷入混乱之中。

扫射持续了两分钟,当以色列警察冲进大厅时,三人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奥平刚士在子弹打光后,用手榴弹将自己炸死,安田安之则手拿手榴弹,迎向以色列警察,结果在乱枪中被引爆。最后只剩下冈本公三,当他企图拉响手榴弹自爆时,被从斜向冲来的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制服。在被按倒的一刹那,冈本公三高喊:“我们是日本赤军!”事后查明,这次袭击共造成26人死亡,80多人受伤,死难者中包括16名来自波多黎各的基督教朝圣者。

就在日本赤军袭击卢德机场仅几小时后,“人阵”就通过黎巴嫩报纸发布了对此负责的声明,并对“日本战友”的献身精神表示无比钦佩,声称此举是为了报复1948年犹太军事组织“伊尔贡”制造的迪尔·亚辛村大屠杀。紧接着,重信房子也在接受黎巴嫩报纸采访时说:“是时候向帝国主义者表明,斗争是解放受压迫人民唯一人道的方式了。”日本公众最初对此报道持怀疑态度,直到一位日本大使到特拉维夫医院确认冈本公三系日本公民时才肯相信。

在以色列军事法庭上,冈本公三如此陈述自己的动机:“作为日本人,当然应该回日本闹革命,但我认为世界革命应该在全世界发起,不应该有地域特点。”最终,冈本公三被以色列法庭宣判为终生监禁。不过,冈本公三三人在阿拉伯世界成了英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在此后与以色列进行的每一次换俘交易中,总会将冈本公三列为第一人。而在1972年出生的阿拉伯男孩中,据说有相当多人叫“奥平”,以纪念奥平刚士。

1985年,巴解运动、黎巴嫩和以色列政府三方终于以《日内瓦公约》为原则,完成一揽子交换战俘活动,冈本公三和1000多名遭关押的巴勒斯坦、黎巴嫩抵抗组织成员一起被释放。冈本公三回到赤军阵营没几年,国际局势发生变化,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中东和平进程启动,赤军的支持者越来越少,该组织也走上末路。1997年,日本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向黎巴嫩提出引渡仍滞留当地的赤军分子,为达到目的,日本政府甚至把引渡与经济援助挂钩。结果黎巴嫩当局逮捕冈本公三等5名赤军成员时,仅有400万人口的小国黎巴嫩,居然有250名律师自愿免费为他们辩护。黎巴嫩政府最后将其余4名赤军成员驱逐出境,而同意冈本公三的政治避难。

反观在卢德机场袭击事件中死伤最重的美属波多黎各,至今难忘那场悲剧。2006年6月,波多黎各议会全票通过一项立法,把每年5月30日确立为“卢德惨案纪念日”,用以纪念那些遇难者。由于朝鲜方面同日本赤军的来往,据说对日本赤军成员进行了资金和武器援助,并被认为卷入了1972年的机场扫射事件,所以,2008年,在当年事件中遇难和受伤的两个波多黎各公民的家庭,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责朝鲜支持巴解“人阵”和日本赤军,为它们的袭击行动提供物质支持。今年7月16日,美法院正式宣判,朝鲜应支付受害者家庭3.78亿美元以作补偿。

加拿大拒接受联合国人权专员对以色列军事行动的抨击

中新社多伦多7月12日电 (记者 徐长安)当地时间7月12日,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发表声明,拒绝了联合国人权专员就以色列近来向加沙地带发起军事行动导致大量平民伤亡的批评。

联合国网站公布,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皮莱(Navi Pillay)7月11日对加沙地区冲突造成大量平民死伤感到震惊,皮莱指出,以色列政府必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在敌对行动期间,根据国际人道主义法,进攻时应确保对区分、成比例和采取预防措施等原则予以尊重。

贝尔德抨击哈马斯并为以色列的行动进行辩护。他说,哈马斯是公然漠视人民生命的恐怖组织,而以色列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人民免受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

贝尔德说,以色列在艰难的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以减少平民伤亡,这非但不应该被批评,反而应该受到肯定。

但皮莱指出,据所收到的令人不安的报告中,包括儿童在内的许多平民伤亡是由于对他们住家的攻击造成的,所报道的这些事件对以色列的攻击行为是否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人权法提出了严重质疑。

今年1月,加拿大总理哈珀上任8年来首次访问中东地区。1月19日至22日,哈珀到访以色列,据说受到英雄式的欢迎。(完)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