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丹麦辱华最新消息

丹麦辱华不是第一次了!

世界上有一种人最讨厌,他们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平常对你冷眼相待甚至冷嘲热讽,但一出事儿第一个找你帮忙。

画面上,是我们国旗的形状,但是没有五颗星,取而代之的是五颗冠状病毒。我们都知道,国旗的五颗星星分别代表党和各阶级,而把这些东西换成病毒,无疑是赤裸裸的辱华。

我们严正抗议,要求丹麦道歉,可《日德兰邮报》的总编辑说:无意取笑中国,但拒绝道歉。

接着,丹麦首相弗雷德里克森也表示绝不道歉,还大言不惭的说:丹麦人拥有。

她说,和讽刺漫画是丹麦的传统,也是丹麦的立场,不需要向中国解释。

在西方语系中,仿佛支持就是文明先进,其实背后满满都是愚蠢、伪善、侮辱、种族歧视和毫无同理心。

除此之外,丹麦的一些家长还发现,自己孩子学校教了一首儿歌,歌词中唱到:“我是一个全新的病毒,我来自中国…”

这番恶劣言论一出,网上顿时炸开了锅,大家都要求亚朗承担责任,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表现得像个傻瓜。”接着辞呈一递,甩袖就走了。

不针对这个国家的所有人,但是作为政府要员,这种令人失望的表现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今年1月底,在国内疫情严重的时候,我们在丹麦的留学生纷纷凑钱买口罩运回国,结果钱交了合同签了,准备运走的时候直接被丹麦扣下,合同作废,说什么也不许口罩寄出去。

这很久之前就是我们的心事了,因为在1989年,挪威的诺贝尔委员会就把和平奖授予了分裂中国的罪人,说出于“政治考量”。

接着在2010年,他们又把和平奖授予我国的服刑犯,而且这个行为受到了挪威政府的高调支持……

拜托,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记得吗?挪威又是哪里的蕞尔小邦,竟然干涉我们的内政?

好不容易恢复邦交,他们又开始在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世界之路》上逼逼赖赖,又是说我们愚昧无知,又是说我们冷战思维;

去年10月,香港问题迫在眉睫,国内每一个人都非常揪心,挪威倒好,又开始提名香港人当诺贝尔和平奖了……

因为他们平日里无事发生,但只要我们出点小问题,他们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奋不顾身地给我们添堵。

估计这时候丹麦挺慌,毕竟欧洲最大的轻工业国家意大利都自顾不暇,欧盟内部乱作一团,这个扣押物资、那个不许进关,丹麦需要的口罩之类的医用物资,要从哪里来呢?

眼看着情况进一步恶化,前些日子还在大言不惭的说“封锁隔离是侵犯人权”的丹麦首相瞬间开启双标模式,迅速关闭了丹麦的边境——这个闭馆速度,仅次于意大利。

挪威的情况也不好,一天新增231例确诊,累计确诊人数和总人数一比,就发现比例大的惊人。

但是挪威政府先忍不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了新闻发布会,说这次疫情对他们来说是极大的考验,医疗系统和日常生活都面临极大挑战。

接着他们还在路透社发文并公开求助,提出要从中国进口医用仪器,一起共渡难关。

你既然诚心实意地发问了,那我们的大使自然也回馈了诚意:致电,慰问,相信你们能终究战胜疫情。

我们对比一下,除了之前说过的铁杆塞尔维亚,总统15号哭唧唧求帮助,我们16号东西就已经送到了他们家门口,这叫好兄弟;

其他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也没有落下,根据外交部的回应,我们已经向几十个国家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

除了伊朗、韩国、日本等等亚洲国家外,欧洲国家里受害严重的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等也有我们的帮助,还给世卫组织捐了2000万美元——这叫感谢79个国家和10个国际组织。

79个国家对我们的好我们都记得,什么蒙古的牛,斯里兰卡的红茶,马尔代夫的金枪鱼罐头,无论多少我们都知道是心意、记在了心里。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的物资已经出发,你们会收到来自中国的温暖。

相比一下,给别人捐钱,捐物,送经验的中国,这次就真的对他们喊加油了…怎么,喊加油你们还不满意呀?

18号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引用了这句话: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意味着是你对我好,那我也会对你好,不是图你的什么,咱俩就是单纯的好朋友,这是我们的人道主义精神;

但在《论语》里还有这样一句话:“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如果你侮辱我、伤害我、歧视我、还问我要帮助,那是不是有些过分?如果我对你和别人一样好,那我又怎么对那些在我遇难时及时伸出援手、真正的朋友们呢?

恕我直言,这个时候还能对你说一句“相信在各方努力下能共同战胜肺炎”,我们已经够大度了!

大家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员,在你们侮辱丑化中国、伤害我们感情、企图干涉中国内政的时候,就没与多一分同理心、少管一些闲事儿、考虑一下是不是太过分吗?

当然,我们是怀有人道主义精神、胸怀秉持着大爱的国家,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不会看着事态严重袖手旁观,但是曾经欠我们的道歉、背后捅刀的隐痛,也需要别的方式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