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较量:“后真相时代”的认知战

叙事较量:“后真相时代”的认知战

●如果说传统战争中的枪炮是为了消灭敌人的肉体,那么认知战中的叙事就是为了改变人们的思想。

●认知域中,语言、文字、声音、图像等一切信息的载体,在精心编织的叙事结构下,都可能成为“射向思想的炮弹”,达成常规手段难以企及的效果。

●现代社会,围绕“叙事”的较量成为认知域战场的重要阵地。“同一个事实,不同的表述”,成为认知战的重要表现。

所谓“后真相时代”,就是人们把情绪放在真相之前,由情绪来引导认知的时代。现代社会里,获得一点真相是容易的,困难的是获取全部真相。当真相不完整时,人们的认知就很容易被误导。于是,围绕“叙事”的较量成为认知域战场的重要阵地。“同一个事实,不同的表述”,成为认知战的重要表现。

英国学者赫克托·麦克唐纳在《后真相时代》一书中提出一个概念,叫作“竞争性真相”,意思是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描述一件事物,这些描述具有同等的真实性,但只包含片面的真相。比如下面两句话:互联网拓宽了全球知识的传播范围;互联网加速了错误信息和仇恨的传播。如果只听第一句,人们会认为应该大力推广互联网;如果只听第二句,人们会认为应该对互联网严加管制。其实这两句话都是真相,而“竞争性真相”只告诉我们其中的一面。

为什么不告知全部的真相?因为对方想影响我们的认知。在“9·11”事件一周年的讲话中,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告诉美国民众四个事实:第一,伊拉克仍然在资助恐怖活动;第二,伊拉克跟基地组织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美国;第三,伊拉克跟基地组织的高层有长达10年的联系;第四,伊拉克曾经培训过基地组织的成员,教会他们制造炸弹等致命武器。

听完小布什说的四个事实,人们会觉得伊拉克很可能跟“9·11”事件有关,或者说伊拉克可能也在策划袭击美国。

实际上,小布什说的四个事实都是真的,但是他没说“伊拉克袭击了美国”——那是受众自己脑中形成的推论结果。还有一些真相小布什没说,那就是:第一,跟基地组织存在联系的国家和地区还有很多;第二,美国也曾对基地组织提供过培训和资助;第三,敌视美国的国家不少,他们似乎都可以被视为“与基地组织有共同的敌人”;第四,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伊拉克参与了“9·11”事件。

在信息泛滥的时代,某些情况下,截取的真相会像谎言一样误导人,甚至比谎言更容易误导人。“真相像散落成无数碎片的镜子,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看到的一小片是完整的真相。”“后真相时代”的认知战,就是通过讲述“竞争性真相”,来改变作战对象和相关民众的认知,从而隐秘地达成或辅助达成战争目的。

如果说传统战争中的枪炮是为了消灭敌人的肉体,那么认知战中的叙事就是为了改变人们的思想。认知域中,语言、文字、声音、图像等一切信息的载体,在精心编织的叙事结构下,都可能成为“射向思想的炮弹”,达成常规手段难以企及的效果,如煽动民众情绪、激励本国士兵、瓦解敌军斗志,甚至鼓动“”等。需要注意的是,叙事的对象未必是敌人,也可能是本国民众和士兵。只要能达到“强化自身”“削弱敌人”的目的,此类叙事都可纳入认知战的范畴。

第一个策略是背景衬托。清朝咸丰年间,曾国藩率湘军与太平军作战,由于经验不足,初期总是战败,其起草的一份给咸丰皇帝的奏折上写道“屡战屡败”。曾国藩的幕僚一看,把这四个字调整了顺序,改为“屡败屡战”。咸丰帝看后不仅没生气,还褒奖了湘军的勇武精神。这两种表述说的是同一个事实,都说总打败仗,但性质不同。前者说明能力不行,后者强调精神可嘉。二者在策略层面的差异在于,“屡战屡败”的表述,“屡战”是背景,“屡败”是结果;而“屡败屡战”的表述,“屡败”是背景,“屡战”是结果。大脑的认知特点决定了我们总是关注结果而忽略背景。这四个字的顺序调整看似简单,却将表述主体和参照物颠倒过来,产生了完全相反的叙事效果。

第二个策略是提供数字。人的大脑往往更容易接受数字信息。一旦有了数据上的支撑,叙事内容就会看起来更真实可信。例如,在美国对西班牙的美西战争中,美国海军的死亡率为0.9%,而同期纽约市民的死亡率为1.6%,因此这个数据被美国海军引用作为征兵广告,以此证明去美国海军当兵甚至比坐在家里更安全。事实上,这个对比极具误导性:能入伍的都是身体健康的成年男性,而纽约市的全体居民则包含老幼病残。

第三个策略是问题定性。所谓定性,就是一种价值判断。通常而言,符合人们价值观的观念或行为会被接受,反之则被排斥。给问题定性,是认知域非常重要的一种策略,因为它将决定人们后续的很多想法和行为。例如,甲午战争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侵略战争,但日本将其定义为“文明之战、解放之战、救亡之战”:所谓文明之战,是“先进文明战胜落后文明”;解放之战,是将中国人从“满清夷狄”治下“解放”出来;救亡之战,则是通过征服改造,“团结”黄种人对付西方白种人。日本一边处心积虑地为战争定性,一边积极公关甚至收买西方媒体和记者。在其舆论宣传下,甲午战争从一场侵略战争,被美化成“中国的战败意味着数百万人从愚蒙、专制和独裁中得到解放”。其结果是,当时绝大多数西方主流媒体都对中国没有同情,甚至一些看法认为,日本打败中国是“文明对野蛮的胜利”,是“进步对保守的胜利”,是“人类文明的一次进步”。

恪守逻辑。只遵循客观缜密的逻辑推理,而不为主观情绪所掌控。面对敌人提供的信息,首先在头脑中画一张“信息拼图”,看看对方给的事实是否足以推导出他想要的结论。如果缺少关键事实,想想对方为什么不说。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之前,美国情报机构人士向媒体“泄露”了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确凿证据”,媒体随即大肆渲染该地区面临的安全威胁,成功煽动民众的恐惧情绪。如果对所谓的“确凿证据”进行分析,会发现不过是:第一,萨达姆政权控制着拥有发展核武器技术的科学家;第二,根据未经证实的情报,伊拉克试图从尼日尔、索马里购买铀;第三,一旦获得充足的武器级裂变材料,伊拉克可能在数月至一年时间内制造核武器。这些“证据”是部分真相与主观猜测的混杂,足以令人产生“伊拉克正在制造核武器”的印象。但如果缜密分析后,会发现这些所谓的“证据”根本不足以得出“萨达姆政权拥有或即将拥有核武器”的结论。那么美国政府为什么不发布关键性证据?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此类证据。撒谎的成本很高,被发现后会严重影响国家信用,而讲述“竞争性真相”则成本很低,但已经足以达成目的——煽动民众情绪,为美国政府采取军事行动提供动武借口。

追溯动机。顺着对方提供的事实,思考其可能采取的行动;通过比较“可能结果”与“实际结果”之间的差异,追溯和洞察对方的原始动机。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先发制人,出动空军摧毁了约400架埃及、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的飞机,确保以色列地面部队在随后的六日战争中取得优势,最后控制了西奈半岛、加沙地带等许多地区。战后,以色列为自己辩护的说法是,埃及即将对以发动攻击,以军的行动只是“防御性自卫”而非“进攻性侵略”。据相关调查,埃及确实计划于5月27日进攻以色列,代号为“黎明”,但这项计划最后被埃及总统纳赛尔取消。尽管以色列的说法遭到国际舆论的质疑,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以军的进攻行动提供了法理依据,也就是所谓的“师出有名”。问题的关键在于,以色列宣称他们将会遭到攻击未必是说谎,但暗示这种攻击很快就会发生则是一种巨大的误导。人们有理由相信,对“防御性自卫”的叙事,作为一种认知战行动,本身可能也是“六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埃及被取消的进攻计划,则为以色列发动战争提供了绝佳借口。

还原真相。归根结底,更具代表性、更加全面的真相是对抗误导性线月,叙利亚民防组织(俗称“白头盔”)发布了一张照片:一个名叫奥姆兰的小男孩坐在救护车里,头发蓬乱、衣衫褴褛、赤着双脚、身有血迹。配图文字称,奥姆兰刚刚被“白头盔”从一场由叙利亚政府制造的炸弹袭击中救出。这张令人心碎的照片登上了许多西方媒体的版面,在广泛引发同情心的同时,激起了国际社会对叙利亚政府的强烈谴责。最终,奥姆兰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揭露,爆炸发生后,一群人将奥姆兰从他手里抢走,然后拍摄了那张照片,“唯一的目的就是向西方媒体消费我们”“至于那场突发事件是谁造成的,至今都没有结论”。随着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揭露,“代表正义与希望”的“白头盔”组织,逐渐被证实是西方舆论战的马前卒,通过“摆拍”“暗示”“误导”甚至直接造假,制造各种矛盾焦点,并把矛头指向叙政府,帮助反对派在舆论上造势。随着真相被还原,“白头盔”逐渐失去民众的信任,变成了一个自导自演的“小丑”组织。

事实决定观点,观点决定行动。从更深层次解读,也许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带给我们的感觉”,而感觉才是绝大多数人行事的主要依据。其启示在于,面对敌人的“叙事”,不要轻易被情绪裹挟,要尝试用理性和逻辑破解真相,洞察对方的动机,并用“反叙事”的手段反击,才能在这场“后真相时代”的认知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毛炜豪 覃东阳)

由于大量临床需求未被满足,人们亟须大样本、多中心的临床研究来评价其他免疫抑制剂在狼疮肾炎维持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毋庸置疑,本书是中国植物学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因而被称为“植物分类学的康熙字典”,可作为《中国植物志》的辅助参考或补充。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啄木鸟为何能够反复用力敲击树干却不损伤它们的大脑。

使用超冷原子量子模拟器,首次在实验上证实了规范对称性约束下量子多体热化导致的初态信息“丢失”,取得了利用量子模拟方法求解复杂物理问题的重要进展。《科学》审稿人认为,该研究“为超冷原子模拟格点规范场理论这一领域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代表了量子模拟研究领域的前沿”。

受婴儿学习方式研究的启发,计算机科学家开发了一个程序,可以学习物体运动的简单物理规则。

7月12日,美国研究人员宣布,他们首次成功将转基因猪心脏移植到两名靠生命维持设备延续生命的病人体内。

根据几十名科学家编写的一份重要政府间报告,全世界有数十亿人依靠大约5万种野生动植物获取食物、能源、药物和收入。

7月14日,中国科学院举行2021年新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颁证仪式暨座谈会。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选举办法》等规定,2021年中国科学院选举产生了65名中国科学院院士,有5位女性科学家当选。

欧洲“织女星-C”运载火箭13日首次发射升空。欧航局太空运输系统负责人丹尼尔·诺伊恩施万德表示:“今天我们以‘织女星-C’火箭项目为开端,并以阿丽亚娜6型运载火箭作补充,开启欧洲火箭发射事业的新时代。

这些羽毛好比羽绒服,帮助恐龙挺过2亿年前导致众多物种灭绝的全球大寒潮,并迅速“上位”成为侏罗纪时期的霸主。(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供图)此次,科研团队在新疆准噶尔盆地的野外考察中发现了保存精美的恐龙脚印化石。

此次修订工作,经向社会广泛征集修订建议、组织专家评审论证、书面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意见等程序,现已基本完成。

记者从水利部获悉,为深入贯彻习生态文明思想,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新阶段水利高质量发展,近日,水利部印发《母亲河复苏行动方案(2022—2025年)》,全面部署开展母亲河复苏行动。

天链卫星投入使用前,我国一直依托陆基测控站和远望系列测量船支撑航天器的发射测控和在轨通信任务。

今年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授权39.3万件,实用新型专利授权147.3万件,外观设计专利授权38.3万件。

7月11日,当地卫生部门进行专业鉴定后通报称,该病例的血清学凝集试验为O139阳性,诊断为霍乱,毒力基因阴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